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画鬼(3)

作者:发布时间:2022-01-04 20:00分类:长篇鬼故事浏览:31评论:0


导读:楚湄冷着脸,坐在堂厅里,露痕立在她的身后,脸上也是一副冷面孔。柳老爹站在她的面前,脸上满是慌张,一双眼珠不停地朝四周张望,楚湄冷冷地道:“柳老爹,你说实话,柳郎他.....

楚湄冷着脸,坐在堂厅里,露痕立在她的身后,脸上也是一副冷面孔。

柳老爹站在她的面前,脸上满是慌张,一双眼珠不停地朝四周张望,楚湄冷冷地道:“柳老爹,你说实话,柳郎他......究竟是什么人?”

柳老爹的身子轻轻抖了一下,脸上的慌张更胜,结巴着道:“少爷......少爷他当然是江南名士柳世钦之后......少夫人您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柳老爹。”楚湄皱起一双柳眉,道,“如果我让父亲去查,未必不能查出真相,我来问你,就是想给你个机会。要知道,夫君若是隐瞒家世,那就是欺君之罪!你是从江南跟着他来的,这罪名自然少不了你。柳郎他是我的夫君,我自然不会跟他过不去,但是如果你不说......”楚湄眼中露出一道凶光,像刀子一样扎进了柳老爹的心里,他不禁觉得脊背上升起一道冰冷的寒意。自从少夫人嫁给少爷之后,他还从来没见过她有这样的神情。

“你到底说不说!”露痕眼神一冷,喝道。

柳老爹吓得一激灵,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道:“少夫人恕罪,老奴......老奴并非少爷的家人。”

楚湄心中一凉,突然觉得全身都掉进了冰雪里,那个日夜相伴的柳郎,那个温柔痴情的柳郎,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三年......竟然只是一场漫长的骗局。

“他并不是江南名士之后,对吗?”楚湄觉得自己的声音在颤抖,从今往后,她要如何面对那个欺骗了她三年的男人?他......隐瞒身份,究竟有什么目的?他娶她,只是为了把她当做平步青云的垫脚石吗?

一种彻骨的痛在她的心里蔓延,她知道,自己此刻的脸色,一定异常惨白。

“老奴......不知。”柳老爹道,“老奴本是京城一名官宦人家的管家,只因主人家道中落,将我遣散了出来,少爷他见老奴年老无靠,才收留了老奴,吩咐老奴说,如果有人问起来,就说是从江南来的家人。”

楚湄觉得全身无力,斜斜地依在椅子上,轻轻挥了挥手,道:“你下去吧。”

柳老爹如蒙大赦,连忙跌跌撞撞地奔了出去。露痕不无担忧地道:“小姐,您信他吗?”

如何能不信!楚湄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悲伤如同洪水一般涌来,令她窒息,她已经不知该信谁了。

她朝夕相处的夫君,她失去了的半月记忆,所有的一切都和这座山庄有着莫大的关联,那个名叫浅霜的女子,究竟与她、与柳郎,有着怎样的过往?

“小痕.......”楚湄软软地伸出纤细的手臂,道:“我好累,扶我回房。”

幽梦初回,细雨缠绵,深夜寂静无声。

楚湄坐在床上,幽幽地望着镂满花草的木门,心比这秋夜更凉。那半个月,几乎成了她全部的梦魇,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那名叫做浅霜的女子究竟是何人?如今又在何处?若她真是与柳郎有一段前缘,又如何舍得放他离去?柳郎他博得了功名?为何不回来找她?难道……他真是负心薄幸?

忽然之间,门外似乎闪过一道白光,裹着一个淡淡的影子,在那破旧的门纸上一晃而过。楚湄一惊,望了望睡得正沉的露痕,咬了咬牙,起身下床,匆忙推开房门,只见一道艳红的身影在荒草之间快步走这,手中执着一盏白色宫灯,凄白的光在这冰冷的细雨中显得异常妖异。

“是谁?”她轻声唤了一声,那女子行得更快了,一晃就不见了踪影。楚湄像受了蛊惑一般,拿起那把绘花油纸大伞,用力一撑,将牛针般连绵的雨隔在了她的身外。

她穿着一双红色绣花鞋,行走于荒草之间,任雨水浸上她的足,脚下一片刺骨的冷。

艳红色的身影在雨中若隐若现,一路向桃园走去。夜晚的桃园充斥着一种腥甜的香味,被雨水蒸腾得如梦似幻。红色的身影在随风飘舞的漫天花雨中穿行,朦胧中她仿佛看见一个芬芳入骨的清晨,春风卷起落红无数,花气动帘。那美丽的女子在林中起舞,纤细的足尖在花瓣上飞旋,竟激不起一丝花瓣。

“湄儿妹妹,你看,这就是我的桃园,是我和柳郎的天地。你看,那就是我的柳郎。”

楚湄全身一颤,记忆突然回到了那个晓寒轻梦的早上,那一道颀长的身影,手执一支画笔,嘴角带着一丝淡然,站在茅草屋前朝她温柔地笑。

“小生柳南浦,见过湄儿小姐。”

那样的眉,那样的发,那样的眼,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男子啊,他的笑,让整个世界都仿佛失去了颜色。

柳郎,柳郎,他是她的柳郎!

就是这一恍神的工夫,那道艳红的身影已经进了茅屋。楚湄觉得自己的心出奇的凉,就像很早很早以前,大娘——她父亲的正妻将她关在柴房里的那夜,遥远的乌鸦鸣叫,像刀子一样冷如寒冰。

缓缓上前,木木地推开那扇布满青苔的破旧木门,桃香涌动,如烟如血。

那幅没有眸子的画依旧挂在墙上,女子的眼,依旧是一片凄冷的白,但她却仿佛看到了那双眸子里炫耀似的低低的笑,柔和的嗓音里满是嘲讽的神色:“湄儿妹妹,你看,这是柳郎为我画的仕女图,只差一点就可完工了。你看,他把我画得美吗?他可是说过,我是世上最美丽的女子,即使天下所有的女儿颜色加在一起,也比不上我分毫。即使是倾城绝色,在我面前,也不过是庸脂俗粉。”

庸脂俗粉!

楚湄咬着牙,每个字都像是一把刀,刻在她的心里面,生生地流血。

浅霜明明知道她喜欢柳郎,她明明知道!

猛地一挥手,那纸画落在了地上,记忆如泉水一般涌动,铺天盖地。她记得,记得那个晚上,那个烟笼寒水的晚上,刚刚下过一十七夜的雨,她与她同席而坐,共饮桃花茶。浅霜喝下那溢着淡香的茶叶,然后哀叫着跌下地来,抓着自己的胸口,眼睛里是不敢置信的恐惧,刀子一般扎进她的心里。

“你……竟然下毒……”她拼却生平最后的力气,吐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每个字,都是一种毒。

“不……”楚湄抱着自己的头,跌坐在地上,全身瑟瑟发抖。她杀了那个女人,那个美如天仙的女人,她要得到柳郎,不惜任何代价!

她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女子!一个不择手段的女子!

标签:鬼故事大全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