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灵异鬼故事 > 正文

敲门的孩子们

作者:发布时间:2022-01-07 19:00分类:灵异鬼故事浏览:55评论:0


导读:敲门的孩子们乔娜最后见到对门302室那个女人时,是两个星期前。她正好出去买菜,看到302室那女人满面憔悴地走出来,对方黑眼圈似乎很重,一副精神萎靡的样子,看到乔娜有种做贼心虚的架...

敲门的孩子们乔娜最后见到对门302室那个女人时,是两个星期前。她正好出去买菜,看到302室那女人满面憔悴地走出来,对方黑眼圈似乎很重,一副精神萎靡的样子,看到乔娜有种做贼心虚的架势,赶紧锁上门,并提着一个神秘的黑塑料袋快速下楼,乔娜透过刚才女人关门的一瞬,看见屋内很凌乱,听见屋里头似乎有孩子的声音。不过谁会在意,鬼段子分享:他到她家做客,中途下起了大雨,两人都淋得湿透了。回到家,他说想洗澡,但是发现没有沐浴露,就问她要,她递来一瓶,说:我们全家都用这个的,挺好用的~他笑笑,接过瓶子,顿时面色惨白,因为他闻到了福尔马林的味道您看懂了吗?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灵异鬼故事栏目!

乔娜最后见到对门302室那个女人时,是两个星期前。她正好出去买菜,看到302室那女人满面憔悴地走出来,对方黑眼圈似乎很重,一副精神萎靡的样子,看到乔娜有种做贼心虚的架势,赶紧锁上门,并提着一个神秘的黑塑料袋快速下楼,乔娜透过刚才女人关门的一瞬,看见屋内很凌乱,听见屋里头似乎有孩子的声音。

不过谁会在意过多呢?在这个人人都几乎住进小区建筑的时代,不管是楼上楼下还是对门对户,都不像乡村住宅那般,喜欢彼此窜门热闹,钢筋水泥的住宅里禁锢着一颗颗只为了生活奔波而无暇顾及其他的冷漠的心。

乔娜觉得最近一定是工作压力太大了,以至于睡到后半夜总会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她似乎听到对门302传来的阵阵敲门声,原本以为是敲打的自己301的门,不过那声音貌似很遥远,似乎就是302的住户自己在敲打自家的门一样。这时,距离对门女人离开失踪已经一个多礼拜了。

现在的302是没人住的房子了,怎么会有人敲门呢?再说,谁傻到会自个敲自己家的门啊!乔娜把自己深深埋进被窝里,耳朵里塞着棉球,心想:不能老失眠下去了,明天公司还有一大堆棘手的问题得处理呢!

迷迷糊糊中,乔娜感觉过了很久但又感觉不过是十几分钟的事情,对门的敲门声音越来越激烈了,即使自己耳朵塞着东西也依旧能听得清清楚楚!我靠!到底哪个作孽的家伙半夜三更扰人清梦啊!而楼上楼下的住户又是怎么回事,耳朵都聋了吗?这么吵人的声音都置之度外?!

乔娜按捺不住了,决定开门观望一下,要瞧见那始作俑者,非狠狠骂他一顿!

她穿上拖鞋,也不管正反与否,便急匆匆跑去开客厅的门。

真是奇怪,当她拉开门的刹那,那敲门声就戛然而止了。乔娜望着漆黑的楼道,还有对面紧闭的302室,一股莫名寒意袭上心头。

搞什么嘛!她摸摸睡衣外裸露的肩膀,就要回过身关门时,身后传来对面那门"嘎吱"的声响,貌似302室开门了!!

乔娜脊背发凉,她感觉不应该回头看,但是终究还是让自己僵硬的脑袋转了过去。

门开出一条缝,足以走出一个孩子的空间,而门口确实也站着一个孩子,不,两个!一男一女,男的大约两三岁的样子,女的最多也不超过五岁,他们惨白的脸上都挂着诡异的笑,露出的牙齿里渗出一缕缕血丝,身上全脏兮兮的,布满了块状的黄色的类似屎一样的东西,散发阵阵恶臭。

"姐姐,救我们呀!"他们一张一合着黑洞洞的嘴巴,五官流出发黑的血,流满楼梯间......

"啊啊啊啊!!!"

乔娜尖叫着睁开眼睛,原来是一场噩梦,太恐怖了。此时,已经是清晨六七点,她赶紧穿衣洗漱准备赶往公司。是的,我一定是太累了,才做那麽奇怪可怕的梦,我是有点幻听,有空得去精神科看看。乔娜边刷牙边想。洗完脸,觉得精神焕发开来。

她打开门,不经意又瞟302室的门。"笃笃笃"――好像又听到里面的敲门声了,只是没有夜间强烈,听上去有气无力的样子。该死的幻觉!!乔娜甩脑袋,疾步下楼。我真是神经容易紧张,如果真有人,那为什么楼上下的住户不反应呢?

距离对门女人失踪两个星期后,某个周末。

乔娜在午休,又听到隔壁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楼下好像还有警笛声,好像302室有不少人在讲话,隐约听到几个女人的对话。

"好惨,两个孩子就那么饿死在里面。"

"他们妈妈是吸毒的,两个礼拜前就丢下他们走了,还把孩子反锁里面,那么小的孩子哪有能力照顾自己啊?作孽。"

乔娜有种强烈的预感,她再也睡不着了,披上外套穿着睡衣就出去。

她看到警察在302室忙忙碌碌进出着,须臾,担架抬出两具白布遮盖的尸体,微风吹过,把一具的白布稍微吹掀开来,乔娜定睛一看,那女孩子,正是自己梦见的那小孩,要不是脸色铁青着,乔娜真以为那孩子还有呼吸。

如果能早一些......在梦见那个梦之后让人来救他们......乔娜捂着嘴巴蹲在地上止不住呜呜哭泣。

"哎,其实我们也听到302室孩子的哭泣,以为是平常大人在教训小孩,谁想――"人们还在议论。

乔娜像是觉得死去的是自己的亲人一般再次嗷嗷哭泣起来,完全不理会他人异样的目光。

谁也不会想到――可我们如果对彼此多一份热情,多有心些,不是就能把这"谁能想到"的悲剧扼杀在摇篮里吗?.

今天是三千年一月一日,我们已经在这里生存了三年零一天。昨晚我们迎来了新的世纪,然而这却没给我们带来新的世界。

2996年的最后一天,R病毒横行于世,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世界全部变样了,周围的亲人朋友全部处于休眠状态。孩子的哭闹声,女人的嘶吼声,男人的沉默声充斥了整个世界。

我叫炎无期,在2996那年我还是是一名大二的学生,大学的生活刚过一半,我的世界就全部颠翻了。我和我的同学们拼死抵抗那些毫无意识却凶残的人,他们本应该是在休眠状态,此时却站在我们面前,或许他们不应该被称为人类了。

我心系家中的父母,打电话打手机全部无人接听,再打就怎么也打不通了。

我的室友谢楠是一个计算机天才,虽然他学医,然而却一天到晚摆弄着他的电脑。我的另外一个室友齐甫珏是一个对医学很有天赋的人,尤其是人体解剖。

因为我担心父母的情况,所以在2997年开始的第三天我就义无返顾的回家了。我的室友们见拦不住我,于是他们也跟我一样踏上了回家的路,好在我们是一路的,当初也正是因为我们三个人是老乡,所以才申请要求在同一个寝室。

学校外面的人在两天之内消失的无影无踪,街上没有任何尸首,也看不见任何飞禽家畜。除了风声和我们三个人的脚步声。走了一会儿,我们来到了离学校最近的派出所。

"有人吗?"齐甫珏喊了一声,久久不见有人应答,我们就开始寻找装备所在。"找到了。"我在二楼看到一个铁门,一般重要装备都在这里。门居然没锁,这倒是让我三个感到意外。

回家的路途难免会遇到那些"人",谢楠在事情发生的当天晚上就查出了是什么原因造成了那些人的休眠。一个被军方命名为R病毒的东西被泄露出去,在第一时间呼吸到R病毒气体的人就会瞬间处于休眠状态。

这种病毒只传播一次,然而就这仅仅的一次却给全世界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灭亡。我们几个武装完备,就开始真正回家之路。

当我们再次来到街上的时候,却感受到脚下的大地在发出阵阵的颤抖。我们三人心想不好,怕是我们身上活人的气息吸引了那些"人"。

"查到了,我侵入国家机密库资料,原来这是俄罗斯人研究的令亡人复活的秘密行动,却没想到居然泄露了重要研究药物,因为该药物具有强烈的挥发性,所以才酿成今天的大祸。"

"他们是丧尸,这才是最低等最基本的,以后这些丧尸还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呢。"谢楠说出他查的那些资料,虽然仅仅只有潦草的几句话,却令我们三人心中一颤。

一千年前电影《生化危机》里面的丧尸居然在未来活生生的出现了。仅仅片刻大地颤动的更厉害了,我们三个赶紧找地方躲起来。"汽油!"齐甫珏眼尖的看到派出所的库存汽油,于是我们每人拎着一桶赶往前面不远的越野车。

"快快快,跟上。"我们三个人迅速的跑向那辆奥迪Q5越野车。

"啊!""谁?""车上有人。"谢楠掏出手枪指向车内。

"不要害怕,沛涵。你们若是人就不要开枪,我们没有被感染。"车上下来两名女子。"谢楠,先不要开枪。"我推开谢楠举起的手臂,面向那两个女孩说,"你们两个转一圈给我们看下。"

两个女孩听话的转了圈,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脸色也没有什么异样。

"谢楠,齐甫珏,她们没有被感染,我们先带上她们吧,等安全了再让她们离开。"大家看我这么说也没什么意见。丧尸再逐渐的接近,刚刚的插曲让我们强烈的感受到危险的逼近。

"快,上车。"好在这辆越野车足够的大。都上车之后,齐甫珏发动汽车,万幸车子没什么大的问题。

"不好,前面有一大批的丧尸过来了,谢楠,后退,快!"丧尸虽然不会奔跑,但是他们走路的速度可不慢。在我们车前面的丧尸一下子看到了我们,好在谢楠的车技不错,倒退着也不慢于前进的速度。

"砰!"后退的越野车撞上了什么,我回头一看,居然后面也有。两个女生,其中一个已经被吓哭了,还有一个虽然强忍着没有哭,但是也能看出非常的害怕和紧张。我手心里已经出汗,手里虽然拿着枪,但是毕竟没有用过,所以我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风在吹,云在滚,初冬的黑夜,只有医院行政楼前花池中间,才有两盏四米多高,被风刮得摇头晃脑,昏昏暗暗的街心灯。

而各科室门头上的路灯,也只能给夜班忙碌的护士们,提供一丁点照明,稍微远一点地方,都是黑咕隆咚的,冬季一些不落的松树针,被风刮得沙沙作响,其余什么也听不见,看不清。

内、外科偶尔有个别男病人,半夜睡不着觉,起来在自己科室门前路灯下,抽抽烟,申申腰,摇摇头,晃晃脑,再转身回去睡觉。

除了儿科病房,偶尔传出几声,发烧不舒服患儿哭闹声外,整个医院在漆黑的夜里是鸦雀无声,安静得就连老鼠夜间出来觅食,都能听到它的脚步声。

小徐三岁多的儿子得了"猩红热",高烧三十九度五,打了一下午掉针,到后半夜一点多,体温基本退到了三十七度。由于高烧,孩子一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他烧一退,精神也好了,肚子也饿了,就喊着要吃稀饭。这大半夜的,在医院病房里,那里来的稀饭呢?

小徐想,儿子一天粒米未进,不管怎么样,也得想办法为儿子熬点稀饭。于是她走出儿科病房,到儿科东边那片沙枣树林去检些柴禾,为儿子烧点稀饭,满足有病儿子这点要求。

这家医院,组建于五十年代初,是一家中型医院,有床位六百多张,各科室齐全,设备先进,四百多号医疗人员,来自原先的部队医院,又在全国各地,招聘了一批医疗专家组成的。医院设备先进,技术力量雄厚,这在当时当地,是属于顶尖级医院了。

该医院,是由原来随大军进驻西北的部队野战医院,西北解放后,当年响应毛主席,党中央的号召,屯垦戌边,就地转业安置,搞生产,搞建设扩建起来的一所医院。医院离市区约有四、五公里远,除了医院行政机关建有一栋二层楼外,其余各科室全部建的是平房。科与科之间是独立有一定距离的。

该医院虽然离市区较远,但由于医院医疗条件好,医疗技术水平高,环境好,风景秀丽,是综合医疗、教学、修养于一身,绝佳的好地方。因此,远近里的人们看病、住院,都会选择这家医院。

小徐出门一看,天特别黑,她战战兢兢来到儿科东头一片沙枣树林,想撇点死树枝子,好用于烧火煮稀饭。

沙枣树林东北面,就是一个不大的太平间,当小徐正猫着腰拣死树枝时,隐隐约约听到从太平间方向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隐掩在沙枣树林后边的太平间,门头上有盏小灯,这盏灯光比较昏暗,只能照着自己的门,小徐一心想拣些柴禾,赶快回去好给儿子烧稀饭,她不相信自己耳朵,继续拣柴禾,

不一会儿,小徐又听到太平间有人大声喊:"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大家站好了,稍――息,齐步走,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随后,就听到噼里啪啦,好象是在人脸上扇巴掌的声音,吓得小徐两腿发软,拿着刚拣到的一点柴禾,拔腿就跑回儿科病房。

小徐跑回病房,丈夫见她脸色苍白,气喘嘘嘘,眼睛瞪得吓人,一屁股就坐在儿子的病床上,搂住儿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小徐的丈夫那里知道她刚才经历的事情,就问:"老婆,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啊,你怎么这样紧张?"

小徐丈夫猜想,是不是外面有人在欺负自己老婆,于是,他提起门后铁锹,赶到儿科大门外,但一看,到处都是黑咕隆咚的,只有门头上一点微弱灯光,其余什么也看不见。

小徐丈夫返回病房,为她到了一杯热水让她喝下,缓解了片刻,她让丈夫去叫来值班的护士。

护士到来,小徐瞪着惊魂未散的双眼说:"吓死个人哪,吓死个人哪,你看,我儿子刚退烧,说是要吃稀饭,我准备给他煮点稀饭,一看没有柴禾,我就想到沙枣林去撇些死树枝,刚到不久,我蹲下正撇柴禾,就听太平间那边有人在喊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齐步走。我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再仔细听听,不但在喊齐步走,还不停地喊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立定,就象是我没有结婚前,参加民兵训练时,排长喊的口令一样。这太平间大半夜里,有人这么喊,吓得我的魂都快要掉了,高一脚低一脚,不知道深浅,就跑回来了。"

此时的太平间,已有七具死人尸体,有五男两女,都是近两天去世的,因路途远,家属还没有来得及处理。有的逝者,还是参加解放我国西北战斗幸存,无儿无女的老兵,还有待民政部门来处理的人。

此事一传出,象一磅重型炸弹,第二天,在儿科,医生、护士、病人之间掀起了巨大的轰动。有人早就听说,太平间和这片树林里有鬼魂存在,尤其是儿科一些家长,吓得孩子的病还没有完全好,就要求出院,离开这里。

紧靠太平间的儿科医生、护士们,特别是女护士们,晚上不敢一个人前来接班,必须有家人来陪送才行,一时间弄得人心惶惶,说什么的都有。

当然有些人也不相信此事是真的,只不过是个人一面之词,说明不了什么。但是此事也不能忽略,尤其是有不少人要求出院,这就不得不引起儿科领导的重视。

第二天,分管后勤的医院领导听说此事,通知太平间的管理员,带上总护士长,一起去太平间查看,太平间管理员打开门锁进去,七具尸体,五男两女,都停在停尸床上,身上都盖着白布单子,个个都硬帮帮的,在停尸床上躺得好好的,也没有动,不存在什么问题啊,昨晚是不是小徐听错了,虚惊一场。

读完灵异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敲门的孩子们”,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哦!鬼段子:他到她家做客,中途下起了大雨,两人都淋得湿透了。回到家,他说想洗澡,但是发现没有沐浴露,就问她要,她递来一瓶,说:我们全家都用这个的,挺好用的~他笑笑,接过瓶子,顿时面色惨白,因为他闻到了福尔马林的味道您看懂了吗? 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标签: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