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正文

这个手机不能捡

作者:发布时间:2022-01-05 08:00分类:校园鬼故事浏览:76评论:0


导读:这个手机不能捡大雨天里的散篷车学校里的自助银行突然坏掉,王鸢不得不打着伞到学校外面的银行去取钱。平常这种事当然可以交给另友来做。但是今天她刚和郑雷因为生日礼物的事情吵了架,所以只...

这个手机不能捡大雨天里的散篷车学校里的自助银行突然坏掉,王鸢不得不打着伞到学校外面的银行去取钱。平常这种事当然可以交给另友来做。但是今天她刚和郑雷因为生日礼物的事情吵了架,所以只好自己来。现在是下午四点半,路上几乎没有车辆。雨水在冰冷的路边上泛着青光,让王鸢觉得有点不安。她开始后悔自己一个人出来了。伞,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校园鬼故事栏目!

鬼段子分享:午夜里,由噩梦中惊醒的我,看到哥哥坐在床边,轻轻地问我:“怎么了?”您看懂了吗?


大雨天里的散篷车

学校里的自助银行突然坏掉,王鸢不得不打着伞到学校外面的银行去取钱。平常这种事当然可以交给另友来做。但是今天她刚和郑雷因为生日礼物的事情吵了架,所以只好自己来。

现在是下午四点半,路上几乎没有车辆。雨水在冰冷的路边上泛着青光,让王鸢觉得有点不安。她开始后悔自己一个人出来了。

伞挡住了她的视线,所以当她看到迎面驶来的轿车上的宝马标志时,几乎没有时间躲了。她本能地向右闪了一下,但那辆车好像也想躲她,竟然也向这边一拐。王鸢大吃一惊,尖叫着一侧身,轿车几乎是擦着她的肩膀驶过的。

那辆车马上停下,王鸢本来心情就不好,这时更是十分恼火,说:“你没长眼睛啊?”但是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车上下来的是个帅哥,非常非常帅。他走过来捡起地上的雨伞递到王鸢手里,说:“你……没事吧?”

王鸢的火气一下子消失了,忙笑着说:“没事,没关系的!”说到这里如有神助地打了个喷嚏。那帅哥脱下自己的外衣给王鸢披在身上说:“实在不好意思,我也是急着回家,开得太快了。”

没想到偶像剧里的情节居然就这样发生在自己身上,她朝那辆车看了一眼,却怔住了。那是一辆敞篷车。

下这么大的雨,怎么还会有人开这种车出来?而且她现在才发现,那帅哥给他的衣服居然是千的。再看那帅哥,从上到下居然没有一丝被雨淋湿的地方!

帅哥说:“我现在得走了,衣服里有我的名片。有事的话联系我。”说完就匆匆忙忙上了车,临走又回头问,“你真没事吗?”

王鸢还没有回过神来,说:“没有。”

帅哥很抱歉地一笑,说:“那就好,真遗憾。”然后开走了。

王鸢现在当然知道这不是什么遇到白马王子的好事。对方是鬼!

“‘真遗憾’这是什么意思?”王鸢自言自语,然后突然明白了,“他本来想撞死我!”

死人的名片

上个月六号是王鸢的生日,郑雷送给她一部手机。王鸢一直都非常想要那款手机,但是实在有点儿太贵了。不过王鸢还没高兴多久就发现了问题。手机上的电话本里面居然有个联系人,王鸢怀疑郑雷是用二手手机糊弄她,所以很生气。但是郑雷坚持说那就是新的。

其实从外观上看,根本没有二手货的迹象,不过王鸢还是把手机还给了郑雷。

王鸢取了钱回到寝室,那帅哥的衣服居然还是干的。王鸢从兜里一摸,果然有张名片。

王鸢把它拿出来一瞧。名片上面的名字是“林浩”,但是背面还有一个用钢笔写的名字叫“张晓舟”。那字迹很奇怪,黑色里又有点红色。

王鸢一怔,想起来了。郑雷送给他的手机上存的名字就是张晓舟!

姐妹小虹凑过来说:“怎么了?”

王鸢说:“没什么,捡到一张名片。”说着递给小虹看。哪知道小虹只瞟了一眼,就诧异地问王鸢:“你从哪儿弄来的这个东西?”

王鸢说:“捡的呀。怎么,你认识这个人?”

小虹说:“你怎么忘了?上学期安全教育课上不是说有个学生自杀了吗?那学生就叫张晓舟!”

王鸢说:“你又不是不知道,必修课选逃,选修课必逃。安全教育课我全在寝室玩电脑了。”

小虹叹口气说:“没上倒也好,那事听得我现在想起来还别扭呢。我看这张名片还是尽快扔了的好,万一真是死鬼来寻替身就麻烦了。”

王鸢想起刚才路上遇见的不会被雨淋到的林浩,心里一寒:他不就是鬼吗?

王鸢正伸手从小虹手里接回名片,突然感觉到手指上一疼。原来手指竟然被名片的边缘划破,鲜血从伤口处流了出来,渗透了整张纸。

钢笔刺喉自杀案

小虹一边给她找创可贴,一边说:“那个张晓舟本来是大三的,很优秀,有个女孩一直暗恋他。张晓舟暗示过自己想换一部手机,女孩希望能买部好手机送给他,但是她家境不好,根本买不起。”

王鸢想起自己非让郑雷买手机送给自己的事来,觉得自己的遭遇好像和这个故事有关。阳台上的窗没有关,一阵冷风吹进来,王鸢打了个寒战。

小虹说:“后来,据说那女孩在马路上目睹了一次斗殴。一个死者就倒在女孩旁边。尸体的口袋里一部黑色的手机露出了一个角。女孩虽然也很害怕,但是一咬牙从尸体的口袋里拿走了那部手机,送给了张晓舟。张晓舟是个公子哥儿,根本就没把女孩放在心上。虽然和女孩相处了一段时间,但还是把她抛弃了。那个女孩一时想不开就自杀了。”

王鸢说:“自杀了?真是的,为这么个男生至于吗?”

小虹说:“你别急,更奇怪的还在后面呢。女孩的死法非常惨。她是用钢笔刺进自己的喉咙里死的。”

王鸢想象着当时的情景,吓得说不出话来。

这时又有一丝凉风吹了进来。这风好怪,一下有一下无,鬼鬼祟祟的。

小虹继续说:“据说人们发现女孩的时候,钢笔还插在脖子上,很深,外面只露着一少半。女孩嘴角里流出的血还混着墨水的颜色……”

王鸢说:“太吓人了,别说了。”

小虹说:“平时寝室里就属你胆子大,今天怎么了?更吓人的还在后面呢。张晓舟听到消息后当天晚上也用同样的方式自杀了。”

王鸢诧异地叫出声来:“什么?不太可能吧?他不是不爱她吗,怎么会自杀?”

小虹说:“当时也有人这么怀疑,但是没有别人杀他的证据啊!钢笔上面只有他自己的指纹。而且他死的时候手里还握着那个手机。如果有人害他的话,他完全可以打电话求救啊。”

王鸢说:“他拿着那部从死人身上拿下来的手机?你说会不会是那个女孩的鬼魂去找他索命啊?”这时又一阵风吹来,王鸢又打了个寒战。小虹说:“你很冷吗?”

王鸢说:“你没感觉到有风?”小虹摇摇头。王鸢带着无比的恐惧把目光转向阳台。

冷风还在幽幽地传来,好像有个透明的人正朝着她吹气一样。

“砰”阳台的门自己开了。王鸢感觉到好像有个人从阳台外走过来,停在了自己面前。

死人身上的手机

王鸢尖叫了一声躲到床上,但心里还是安慰自己只是疑神疑鬼故事听得入迷了。”

小虹愣愣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王鸢拍了她肩膀一下说:“好了,别吓我了!”

小虹看看她,说:“有人踩着我的脚……”王鸢看到小虹神情严肃,完全不是开玩笑。两人对视一眼,尖叫着跑了出去。

好像没有什么跟下来,王鸢说:“看来张晓舟他们的死就是因为那部从尸体身上拿下来的手机。它真正的主人要取回自己的手机,所以才杀他们的。”

小虹惊魂未定,只点了点头,说:“打死我,我都不会要一部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手机。不管它多值钱。”

王鸢突然想起,郑雷送给自己的那手机会不会也是……

那小子应该不会真从死人身上弄来一部手机吧……况且那手机从外观上看就是新的啊!

就在这时,另一个室友跑过来,气喘吁吁地对王鸢说:“你赶快去看看,郑雷出事了!”

王鸢和小虹来到男生公寓楼下的时候,那里已经围了不少人。王鸢听到两个人在议论。一个说:“又一个自杀的,和以前那个张晓舟一模一样!”王鸢和小虹对视一眼,知道事情不好了。

郑雷躺在寝室地上,脖子上插着一支钢笔,血还在一股一股往外冒。王鸢看到郑雷的手里还拿着那个黑色手机。手机的一角已经着地,泡在血泊里。手机外壳上幻出淡淡的红光。

王鸢看着奇怪,走过去拿了起来。这时她才意识到,不管这手机原来是怎么来的,现在可是千真万确地从尸体上拿下来的了。刚想放下,但手指一松就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

这时校方人员已经赶来,把王鸢和小虹推了出来。

恩将仇报

两人离开之后又回到自己的寝室。王鸢想起郑雷死得那么惨,忍不住落下眼泪。小虹安慰了几句,问:“你怎么把那手机带回来了?”

王鸢说:“我也不想,但是拿起来之后就放不下来了,手一动就疼。”小虹看了看她的手,吓了一跳。

王鸢的手指已经有好几个地方和那个手机连在了一起,而且相连的地方隐隐有些青色,好像有血管。

小虹说:“难道你的血管也连到手机上了?”

王鸢慌了:“你快帮我拿开!帮帮我!”小虹伸手刚要去拽,但是手刚要接触到手机的时候却犹豫了。她怕自己碰到手机之后也会被连起来。

王鸢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正流到手机里。手机上的红光也越来越深,从和手指连着的地方一点点扩散着……

王鸢说:“求求你,帮帮我!求求你!你是我最好的姐妹了,救救我!我的血快流光了。”

小虹反而退了一步。她看到王鸢脸色已经变得惨白,连嘴唇都没了红色,仿佛突然瘦了很多,脸上青色的血管越来越明显……

小虹现在感觉到刚才王鸢说的那种冷风了。而且就在面前不到十厘米的地方,好像有个人在呼吸。刚才把他们吓出寝室的那个鬼还在。

小虹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王鸢用一种诡异的语调歇斯底里地说:“救救我。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这时的王鸢已经丧失了理智,而那手机的红色也更亮,像被烧得炽热的铁一样。

“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小虹犹豫了一会,还是走到王鸢身边,伸手从她手里往外拽那个手机。

可是就像她担心的那样,当手指碰到那手机的时候,有一种被蚊虫叮皎的感觉,然后就觉得身上的血液正在流逝……

小虹赶忙松手,但是剧痛使她尖叫出声来。这一松手已经把手指和手机连接的皮肤扯破,她看到自己的血管伸进手机里,一动一动的,血液正在里面流动着。

王鸢的手反而从手机上脱落了。小虹颤抖着声音说:“救我,救我!我被连上了!”

王鸢看了看她痛苦的样子,犹豫了一下,说:“对不起……”然后转身跑了出去。小虹说:“别走,求求你别丢下我!我是为救你才这样的,救救我……”

“你报警吧!”王鸢关门的时候喊。

你瞧,我好器吗?

王鸢跑到门外的楼道里,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手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血。怎么办?王鸢想着,然后突然记起林浩。林浩临走的时候说有什么事情可以联系他。

幸好名片还在口袋里,王鸢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喂,你好。”林浩接了电话。

王鸢哭着说:“林浩,出事了,你一定知道真相。我该怎么办?”

林浩说:“刚才和你一起的那个女孩呢?”

王鸢撒谎说:“她……她出事了,她被从死人身上拿来的手机吸血了。”

林浩说:“不,本来是你。她好心救你,你却恩将仇报把她丢下了!”

王鸢说:“我没有!”

林浩说:“我一直就在你身后看着呢。”

王鸢听到这里,感觉到身后又吹来一阵冷风。原来那个就是林浩!

王鸢回头,看到后面一个寝室的门开着,林浩就站在里面。小虹的惨叫声还在楼道里回荡着。王鸢走进了林浩在的寝室里。

她刚走进那寝室,门就在她背后关上了。王鸢向旁边看了看,觉得自己体内的血都快冻结了。

寝室里不只林浩一个人。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女生,一个很帅气的男生,另外还有郑雷。但是现在他们脖子上都有一个小洞,血不停随着呼吸流动着。

问都不用问,这些都是鬼。另外那两个就是张晓舟和追他的那个女生。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王鸢觉得自己的腿在剧烈地颤抖,几乎站不稳了。林浩说:“你也摸过那个手机,必须和我们一样。”

几个人狞笑着向她走过来,王鸢退到背靠着门。

这时,几个人都拿出一支钢笔,围了过来……

突然,门被从外面打开。王鸢看到外面站着的居然是小虹!小虹一把拉住她,说:“快跑!”

小虹拉着王鸢逃了出来,回到她们的寝室,锁上了门。王鸢气喘吁吁地说:“小虹,对不起……”

小虹说:“你再来救我只能两个人一起死。换了是我也会那么做。”

王鸢感激地不知该说什么好。却听见小虹笑着说:“你瞧,我好看吗?”

王鸢回头,看见小虹站在自己面前,脖子上插着一支钢笔。

门,已经锁死了。

真相

小虹把王鸢按在门上,正要杀她。

就在钢笔尖已经刺破王鸢皮肤的时候,从门上突然伸进两只手,手里也拿着血淋淋的钢笔,一把刺进小虹胸口!血喷出来,溅了王鸢一身。门从外面打开,王鸢倒了出去。一个人扶住了她。

是林浩。

王鸢看了看周围。郑雷他们的鬼魂都倒在地上,地上又流满了血迹。

王鸢说:“你也是被这手机害死的吧?”

林浩说:“不是,我就是这手机的主人。你知道为什么那晚张晓舟自杀的时候,会回头看小虹在的那个寝室吗?因为那寝室里正过生日的就是追他的那个女孩。小虹她们一进门,那女孩就说要许愿,关上了灯。其实她穿的不是什么红衣服,那是她脖子里伤口流出的血。她已经死了一天了……那个女孩很聪明,她知道了这部手机的秘密,所以她自杀之前照了镜子,她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是自己。所以当张晓舟给她打电话的时候,自然就死了。”

林浩冷笑了一下接着说:“我也是被人害死的,凶手用钢笔刺进了我的脖子。我想我应该是世界上第一个这么死的人。我的怨气都凝聚在这手机里面,这部手机帮我吸收了更多人的血和怨恨,我已经用这些东西复活了一半。终有一天我会找到那个凶手的。”

王鸢指着地上的人说:“可是他们是无辜的!”

林浩说:“我当初也是无辜的!”

王鸢愣了一会儿,说:“你刚才为什么要救我?”

林浩说:“我不知道,那天在路上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应该和我的被害有关系。你身边的人里应该有我的仇人。可是我好像弄错了。你身边的人我都不认识。我现在只好杀你了。”

王鸢说:“从死人身上拿的手机真的那么管用?”

林浩说:“那当然。如果有人从死人身上拿出他的手机,然后拨出死者临死时打的最后一个人的号码,那个人就会死。”

王鸢说:“你没有弄错,我知道你的仇人是谁。”说着拿出自己的手机,显得很害怕地说,“我手机里有他的号码,我把他叫过来,你别杀我好吗?”

林浩一愣,伸手去接那个手机。就在他的手触碰到手机的一刹那,王鸢捡起刚才小虹掉落在地上的钢笔,说:“该结束了!”然后猛地刺进自己的脖子……

林浩看那手机,已经拨出去了,那是林浩自己的手机号码。林浩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从死去的王鸢身上拿起了她的手机,而且手机打给了她临死时见过的最后一个人……

一支钢笔颤巍巍地飞起来,笔尖一转,正对着林浩鬼魂的脖子飞来……

第二天人们在这里发现了王鸢和小虹的尸体。同时发现了那部很漂亮的黑色手机。可是王鸢临死的时候把它紧紧咬在嘴里,怎么都拿不出来,最后只好和遗体一起火化了。

原来是你要杀我

王鸢知道自己无路可逃了,反而不再那么害怕,说:“对不起,我真的是太害怕了。我不是故意丢下你的。”

小虹说:“说什么都太晚了。而且我也不是为了这个才要杀你。”

王鸢听得一头雾水。

小虹说:“你太爱慕虚荣了,你喜欢的那款手机郑雷根本没有能力给你买。”

王鸢好像有点儿明白了。当初小虹也很喜欢郑雷,但是郑雷选择了王鸢。王鸢以为小虹已经淡忘了对郑雷的感情。

小虹继续说:“所以当我知道了张晓舟的死是因为那款手机的时候,我就千方百计搞到那一部,翻新之后让郑雷送给你了。”

王鸢说:“那手机是从死人身上弄到的吧?原来是你要害死我。”

小虹的声音里却没有快乐:“那手机是一个冤死鬼的遗物。不管是谁,只要用那手机给它以前的主人死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打电话,那主人临死时的怨气就会释放出来变成诅咒。那手机是张晓舟死前握着的手机。”

小虹越说越激动,脖子上伤口里的血也随着一股股涌出来。

王鸢问:“可是你怎么知道张晓舟死前见过的人是谁?”

小虹冷冷笑了一下说:“是我。我当时还在上高中,我和一个姐妹儿的姐姐过生日。她姐姐就在这学校读书,那天穿了一身红衣服很漂亮。我们在寝室玩的时候,我看到对面楼上好像不对劲儿。那寝室里没有开灯,但是幽幽地闪着红光。那光是从一个男生手里发出来的,我看到他挣扎了好久,然后拿起一个什么东西刺进自己的脖子里……他临死的时候朝这边看了一眼,我确信他看见我了。”

小虹接着说:“谁知道郑雷拿到那手机之后,居然没有直接送给你,而是给我打了个电话。所以他就死了。”

王鸢说:“郑雷死得太可怜了。”

小虹冷笑着说:“你知道他给我打电话说什么吗?他找我借钱。他说有人说可以卖给他一个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手机,谁用了就会死。他想买来送给你!”

王鸢说:“你说的是真的?”小虹说:“他早就烦透你了!不过现在那些已经不重要了,既然他死了,我也死了,你也别想活……”

小虹从自己脖子上拔下那支钢笔,朝着王鸢的脖子刺来。王鸢想挡,但是小虹却逐渐变成透明的,只能看见一直颤抖着的钢笔在一寸寸向自己脖子逼来……

读完校园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这个手机不能捡”,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哦!鬼段子:午夜里,由噩梦中惊醒的我,看到哥哥坐在床边,轻轻地问我:“怎么了?”您看懂了吗? 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标签: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