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正文

大屋村记事

作者:发布时间:2022-01-06 18:00分类:校园鬼故事浏览:50评论:0


导读:校园鬼故事《大屋村记事》讲述了我是十娘,住在大屋村。我今年大学毕业,目前处于实习阶段,做过几份实习工作,都不太满意,现在将家里改造成了一个咖啡馆,生意不错。今天要去学校处理毕业事...

校园鬼故事《大屋村记事》讲述了我是十娘,住在大屋村。我今年大学毕业,目前处于实习阶段,做过几份实习工作,都不太满意,现在将家里改造成了一个咖啡馆,生意不错。今天要去学校处理毕业事宜了,已经与闺密乙子约好同行,早上9点,我仍然在店里,鬼段子分享:万圣节,她化妆成吸血鬼,在化妆舞台上,她结识了一位英俊的僵尸,一夜激情,将近清晨的时候,她被吸了血,被吸血的地方一片红肿,更恐怖的是,身体的男人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已经没了气息,僵尸先生的手上,有一只拍死的蚊子您看懂了吗?阅读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校园鬼故事栏目!

我是十娘,住在大屋村。

我今年大学毕业,目前处于实习阶段,做过几份实习工作,都不太满意,现在将家里改造成了一个咖啡馆,生意不错。

今天要去学校处理毕业事宜了,已经与闺密乙子约好同行,早上9点,我仍然在店里忙碌,乙子如约而至,不过出场方式有些特别。怎么个特别法呢,就是一出现就被人泼了一杯咖啡。

乙子是个大大咧咧的姑娘,爱笑爱闹,情绪化,一进门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原地转圈大叫,老娘终于毕业了!

二楼坐在靠栏杆处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顺手将杯中剩余的咖啡倒在了乙子头上,理由是破坏了咖啡馆原有的安逸气氛。

乙子想冲上去与人理论,被我拉住了,我顺手用围裙口袋里的抹布给她擦了擦,那位男士也未久留,把咖啡钱放在柜台上就走了,出门前看了我与乙子一眼,目光中带点审视。

为了安慰乙子,我奉上了我新买的限量版T恤与牛仔裤,心里的血如春潮般澎湃。

乙子小姐看在我这么懂事的份上不与我计较,但对那位泼咖啡的男士恨的咬牙切齿,一路上都在叫嚣要见他一次打他一次,作为好闺密的我一面点头称好,一面在心中为那位男士祈祷,希望他与乙子再也不要碰面了,不然又是一场大战。

作为一个小四线城市唯一的高校,我们学校可谓是用心良苦,在全国来讲算是垃圾学校,但在本地人眼中,还是不差的,因为环境好,设施棒,占地广,交通方便,我们这些莘莘学子们对这所学校也可谓是又爱又恨,自己每天要骂个八百次,但别人嘴里说他一个不字就能跟人干一架。

今天是作为学生在这里的最后一天,当然要仪式化一点,所有毕业生都要到俱乐部的大礼堂集合听优秀毕业生讲话。

一踏入俱乐部我和乙子就愣住了,因为俱乐部门口挂了一幅人物海报,是今天要讲话的优秀毕业生的简介,我大致看了一下,觉得此人甚为利害,作为一个垃圾大学的学生,毕业就创业,还创的相当好,是政府重点扶持企业,本人还被评为杰出青年。当然,我和乙子愣住不是因为他有多优秀,而且左上角的照片,赫然就是今早泼乙子咖啡的那位男士,名叫贾斯。

我轻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乙子的肩膀,说“你要收拾人家的机会来了,好好把握吧!”然后就率先进入了俱乐部。

听贾斯的演讲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不仅长得一表人才,说话更是妙语连珠,风趣幽默,深觉他能走到今天绝非偶然。

当然,看我们乙子小姐的冷漠的表情更是一种享受。

演讲后是各系各班辅导员交待一些事情,领取毕业证,然后我们就真正毕业了,中午与同学聚餐后拒绝了再嗨的建议,因为出门旅游的奶奶特地打电话来要我早点回店里,她的牌友刘叔告知她今天下午会让他的小女儿啊湘来还之前欠下的牌资。

刘叔家的情况有些特殊,妻子在生小女儿时就难产去世了,小女儿还有些不正常,智力较之一般人要低些,右手没有手指,比岛国那个蓝胖子还要惨些,大女儿虽然正常,但可能是因为家里原因,性子木讷,成绩也不好,念完初中就出去打工了,刘叔本人身体也不好,没有工作,还好打牌。一家人只靠着低保与村里人救济活着。

听说啊湘要来还钱我有些疑虑,最近刘叔与大女儿都在家,四肢健全,为何让一个智力低下的孩子过来,还没有人陪同。想着这孩子可怜,给她准备了一些小零食,也就没有深入思考这个问题。

奶奶说,啊湘会在下午3点左右到店里,但一直到4点半她也没有出现,我有些担心,害怕这孩子出什么意外,打算出门寻找,店员跟我说街对面站了一个孩子,很奇怪,大夏天的穿着长衣长裤,撑着一把大黑伞,在雨里面站了两个小时了,一动不动。

我隔着玻璃门看过去,发现那正是啊湘,连忙过去将她带到店里,让她先去洗澡,给她找来妹妹闲置的衣服。

啊湘长得很漂亮,平时穿着灰朴朴的衣服也很好看,今天穿着妹妹浅粉色的套装更显得青春靓丽,而且发育的很好。

我帮她把头发吹干,刚好店员准备了牛奶蛋糕给她,她没有马上吃,而是从换下的湿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把钱,零的整的一共一百多块,这是她来的主要目的,我看着这些钱有些发酸,一个14岁的小女孩就为了还这一点点钱走了一个小时路程,还在雨里站了两个小时。

看着啊湘吃了些东西就去打电话给奶奶报备情况了,顺便要了刘叔的号码,打算告诉他今天让啊湘在我这里留宿一晚,明天我开车把她送回去。

可惜刘叔电话没接,我就让啊湘直接住下了,第二天乙子来了,听说了啊湘家的情况后也深为同情,表示要与我一同送啊湘回家。

啊湘知道是要回家后一直很不开心,板着脸,谁也不理。乙子一路都在逗她开心。

到了啊湘家住的村子里时,我感觉有些不对,村里人似乎对我们很好奇,一路目光追随,还指指点点的,我停车问了一位大叔啊湘家怎么走,大叔说让我们别去她家,赶紧离开,说完就急匆匆走了。又问了两位路人,回答都是相似的,让我们赶紧走。

虽然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多想了想,感觉啊湘家里应该是出什么事了,不过有乙子这个散打高手在应该没什么问题。

到了啊湘家才感觉问题应该是与啊湘有关,因为,我们一进门,原本其乐融融的气氛在有人发现啊湘后一瞬间凝滞了。

刘叔介绍说家里的这些客人是他大女儿的夫家人,这次来是跟他商议他大女儿婚事的。

乙子发现啊湘在发抖,问她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刘叔说可能是人太多了,啊湘有些怕生。

啊湘听刘叔说完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起身冲了出去,乙子大惊,追了出去,那些刘叔大女儿夫家人里也有人追了出去,我也跟着出去了。

很快的就有人追到了啊湘,只是那人对啊湘似乎有怨气,一脚将啊湘踹倒在地上,但他自己并不好过,在他踹了啊湘后就被乙子狠狠地用膝盖顶了下体,他的那些家人们想上前帮他,均被乙子打倒。

警察来的很快,乙子在进村的时候打了电话给她当警察的哥哥打了电话,在乙子放倒那些人后就出现了。

我和乙子将啊湘带回了店里,准备给她联系一家收容所,毕竟我和乙子能力有限,没办法照顾她。

乙子的哥哥处理完事情后到了我店里,讲了一个有些凄凉的故事。

啊湘是个很可怜的姑娘,智商不高还有些残疾,刘叔没办法送她上学,那天在刘叔家的的确是她大女儿男朋友的家人,但那些人实在可恶,在看到啊湘后,想到有个亲戚家里穷,四十多岁还没结婚,看到刘叔家情况后,跟刘叔商量把啊湘卖过去,刘叔考虑后答应了。刘叔这人更加可恶,他让啊湘来还钱是打算在啊湘离开我家后就送到那个买家手里,然后赖在我身上,说是我把他女儿弄丢了,事后不管是不是与我有关,我都得看在相识的份上给他一笔钱。

好在啊湘虽然不懂事,却知道爸爸要把他卖了,在送钱的时候宁愿淋雨也要拖延时间。

听完这个故事我,我和乙子都是良久的沉默,有气愤也有庆幸。

刘叔与那家人最后的结局怎样我没有再关注,只是决定以后要多去收容所看看那个可怜的小姑娘。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D市灵异事件》

《女鬼情人狐仙妻》

读完校园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大屋村记事”,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哦!鬼段子:万圣节,她化妆成吸血鬼,在化妆舞台上,她结识了一位英俊的僵尸,一夜激情,将近清晨的时候,她被吸了血,被吸血的地方一片红肿,更恐怖的是,身体的男人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已经没了气息,僵尸先生的手上,有一只拍死的蚊子您看懂了吗?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标签:学校鬼故事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