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正文

冰山医院之温度计(上)

作者:发布时间:2021-12-31 11:00分类:医院鬼故事浏览:39评论:0


导读:恐怖鬼故事《冰山医院之温度计(上)》讲述了D城有一家冰山医院。之所以叫冰山,是因为医院的住院大楼是民国一位叫卢冰山的生意人的家宅,他的后代做善事捐给政府建医院济世救人,后来又捐盖...

恐怖鬼故事《冰山医院之温度计(上)》讲述了D城有一家冰山医院。之所以叫冰山,是因为医院的住院大楼是民国一位叫卢冰山的生意人的家宅,他的后代做善事捐给政府建医院济世救人,后来又捐盖了门诊大楼,所以医院建成之初,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由于建筑久远,,鬼段子分享:情人节他偷进女友家想给她惊喜.关灯后他抹了番茄汁到脸上又披件白色床单,想吓女友.他跑到厨房去看化妆后的样子,厨房的镜子里那撕牙裂嘴的样子非常恐怖,把自己都吓了一跳。他想女友肯定受不了,忙把妆给卸了。 女友回来,他把这事告诉她,女友听了惊恐地说到,“厨房根本没有镜子啊您看懂了吗?阅读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短篇鬼故事栏目!


D城有一家冰山医院。之所以叫冰山,是因为医院的住院大楼是民国一位叫卢冰山的生意人的家宅,他的后代做善事捐给政府建医院济世救人,后来又捐盖了门诊大楼,所以医院建成之初,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由于建筑久远,住院大楼显得有些陈旧,不过也多了一分古色古香的韵味,再加上周围种植的花花草草,整个氛围还是蛮适合病人休养的。



凌绾半个月前才来到这家医院实习,D城的医院比较多,其实这家医院在D城并不是很有名,医疗资源也不是很丰富,不属于那种大家竞相争去的热门,但凌绾就是看中这点,所以很顺利的就进入了这家医院。



和她一同进来的还有同校药剂学系的刘闻答,凌绾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的,刘闻答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他的论文《食疗药理》据说还在知名刊物上发表,此事在学校轰动一时,凌绾心想他怎么也要选一家更好的医院,谁知凌绾在去给病人取药的时候碰到了他。



刘闻答好像并没认出她来,也不奇怪,凌绾在学校的时候属于泛泛无名之辈,刘闻答不知道她很正常,事后凌绾想想也这么觉得。



今晚轮到凌绾值班。



“小凌,414号床的病人今天的体温怎么没记录?”护士长一边看着记录本一边朝凌绾喊到。



“啊?不是吧。”凌绾有些诧异,她赶忙接过记录本查看,果然414号病人的体温记录是空白的。 本文来自



“怎么可能,我今天都量了的啊。”凌绾百思不得其解,护士长看着她疑惑的样子说:“算了,赶紧去补量一趟,现在还不到12点,抓紧点量了记上去。



凌绾暗自松了口气,这么晚了护士长也不会为难自己,况且自己还处于实习期,有些小失误也是难免的。



“好的,我马上去。”凌绾合上记录本,赶忙上楼。



由于是古宅建筑,楼梯上面都有木质成分,凌绾上楼的时候有些“吱吱呀呀”的声音,平常倒是没怎么在意,不过这会儿都11点50多了,凌绾看看手表,楼里很安静,她能清楚地听见这些声音。



凌绾尽量放轻脚步,此时病人差不多都休息了,她不想弄出太大动静,你也许这时会问,干嘛要搞得这么复杂,自己随便填一个上去不就行了,凌绾也这么想过,可是秉着对病人负责的态度,她还是坚持听护士长的安排,去414号床那里补量一下。



住院大楼其实不高,也不气派,除了有些古色气息,和别家医院的比基本上没有任何优势,只有4层,非要说出个5层,那经常拿来晾晒病床被单的天台算是吧,由于房间数量的限制,病房也安排的不是很规范,1-3层是普通病房,每层有20个房间,每个房间可以住两到三个病人,第4层有14个房间,每一个都是独立的,只能住一个,可以说成是专有病房。



凌绾来到414号,里面居然还有灯光,若是平常,凌绾一定冲进去喊着该熄灯休息了,可是现在,凌绾反而暗自高兴。



凌绾轻轻地敲了敲门,没人应,又试了试扳手,没被反锁,她推开门走了进去。



414床的病人是一个年轻小伙子,21岁,是一个星期前送进来的,据说是一个大学在校生,刚上大二,本来正值人生精彩的时候,谁知在食堂打饭的时候突然晕倒,经查是得了原发性脑膜炎,整个人都不省人事了,他的母亲一人把他供出来不容易,本来以为熬出了头,谁知又跌入另一个深渊,凌绾很清楚地记得他刚送到医院的场景,他的母亲哭的不成样子,是另外两个护士搀扶着才勉强上的4楼。



凌绾心里是很同情他们的,希望自己可以帮一些忙,期间送过一次水果,可是后来被护士长说了一通,用护士长的话说就是:“医院里的病人谁不可怜,你能同情多少?”



话虽然冰冷,但却是事实。



凌绾站在床边,眼前年轻的生命正饱受病魔的折磨,他的母亲并不在。



“家属呢?”凌绾四下看了看,房间外响着窗外风打树枝的声音,雪白的灯光照在雪白的病床上,显得有些惨白。



再看看青年,安静地躺在病床上,面部表情很祥和,一点没有当初刚来时的痛苦模样。



是好些了吗?凌绾凑近了些,想确认一下,谁知青年猛地睁开眼,把凌绾吓了一大跳,连连往后退步,直到抵在墙上。



“梁倾森,你想吓死人啊!”凌绾本能地破口喊出,刚才那么一出的确是吓到她了。



梁倾森,就是这个414号病人的名字。



凌绾怎么会知道?虽然平常护士总是喊床号,不过对于病人的姓名也会或多或少地掌握一些,何况是令凌绾映像深刻的病人。



凌绾定了定神,喘了口气,病床上的梁倾森眼神直直地盯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似乎丝毫不忌讳灯光的照射。



“你,没事吧?我看你脸色好些了,你感觉怎么样?”凌绾不太清楚状况,所以小心翼翼地询问。



梁倾森从送进来起就一直昏迷着,凌绾也是第一次看见他睁开眼睛,不过眼神却很空洞,不知他的病情是转好还是更差。



凌绾还想问什么,没等开口,梁倾森的目光终于从天花板转到她的身上。



他的目光宛如钉子一般,硬生生地把凌绾“钉”在了墙上,凌绾突然不寒而栗,身体一动不动,一时不知所措。



“我,我,我是来给你量体温的,那个,一天两次,今晚的我搞忘记了,不好意思啊,你,你能配合补量一下嘛?”凌绾觉得还是说明来意比较妥当。



梁倾森仍是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凌绾有些不敢靠近,凌绾哆哆嗦嗦地从衣兜里取出温度计,然后勉强地挤出一笑,意思是她要过去量体温了,希望得到梁倾森表示同意的回应。



可是,梁倾森还是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凌绾皱起眉头,不是因为完成不了量体温的任务而犯难,凌绾说不上来,她只是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只能和他这么默默对视着。



“凌护士。”一个声音把凌绾拉了回来。是梁倾森的母亲。



“啊,阿姨,您回来啦,您去哪儿了?”凌绾回过神来。



“我去给森儿打点开水。”梁母摆了摆手里的暖水瓶,“12点就打不了了。”



“哦,是啊。”



“凌护士你有什么事吗?”梁母一边把暖水瓶放到桌上一边朝凌绾问道。



“我,我是来量体温的。”凌绾也摆了摆手里的温度计。



“哦,不用了,我下午才给他量过,37°4。”



“这样啊。”凌绾觉得有些不妥,她朝梁倾森看去,却发现梁倾森的眼睛居然又闭上了。



“凌护士,怎么了?”梁母看见凌绾异样的表情。



“其实,刚才… …”凌绾话还没说完,病房里的窗户就被外面的妖风“砰”地一声给吹开了,凌绾又被吓了一跳。



梁母见状赶紧上前把窗户关上,回过头来对凌绾说:“凌护士,今天太晚了,就先这样吧,明天再来行吗?”



凌绾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被打断的思绪也让她一时哑口无言,她便默默地退了出去。



“37°4… …”凌绾便下楼边记录在表格上,好歹也算完成了任务,况且是梁母亲自报的,应该不会有误。



凌绾回到一楼的总台,护士长却不在,可能是被别的病人叫去了吧,凌绾把记录本放下,伸了个懒腰,靠坐在背椅上。



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幕,凌绾有些疑惑也有些害怕,梁倾森是怎么了?好不像好,坏不像坏的样子,不过以他这种病情,如果是好转,药物见效这么快的还真是少见,如果是更坏,那么他又怎么会醒了呢,难道是回光返照?



凌绾摇了摇脑袋,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太过纠结,好不好自然是医生说了算,关她什么事,轮到自己在这里瞎猜。



“唉,还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凌绾无奈地起身整理明天要送药的清单。



“凌绾。”



凌绾闻声抬起头,是刘闻答。



“刘医师?你怎么还在这儿?”凌绾有些诧异。



“我的手机落在办公室了,索性宿舍离这里不算太远,所以回来拿。”刘闻答解释到。 读故事



“什么重要的事啊,还要这么大半夜的回来拿手机,是不是女朋友的电话,怕接不到跟你闹啊,呵呵。”凌绾开玩笑地说。



“别胡说了,明早院里要开例会,带上手机方便些。”



“那还是拿了赶快回去休息吧。”



“嗯,你今天夜班吗?”刘闻答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



“是啊,我和护士长的夜班,还有好多活儿没做完呢。”凌绾摊开手里的配药清单。



“活儿是做不完的,劳逸结合哦。”刘闻答笑了笑说。



“呵呵,知道了,行了,你快回去吧。”



“那个… …”刘闻答欲言又止。



“怎么了?”



“414号床的病人最近怎么样?”刘闻答突然问道。



凌绾先是一愣,后来才反应过来,梁倾森的药貌似就是刘闻答给配的。



“刘医师还挺关心病人的,我觉得他好像有点好转。”凌绾回答道。



“真的吗?”刘闻答很兴喜。



其实凌绾也还在不确定的阶段,不过既然话已出口,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见凌绾没有回答他,刘闻答也不再继续追问,又随便聊了两句便离开了,凌绾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病人每天的药物都是主治医生开的处方,药剂师只负责按方配药,刘闻答没必要因为病人病情好转而这么兴奋吧,或许是自己没配错药,所以觉得自己技术不错而高兴,凌绾觉得这么想比较想得通。



“小凌,小凌,怎么回事,居然睡着了。”



耳边是护士长的声音,凌绾慢慢睁开眼,外面初晨的曙光已经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照了进来。



“还没交班呢,你怎么睡着了?”护士长责备到。



凌绾也有些糊涂,自己上的夜班,白天已经补过觉了,记得刘闻答走后就一直在核对药单,谁知后来怎么就莫名其妙地睡着了,还有护士长怎么现在才叫醒自己呢?



“护士长,你怎么不早叫醒我,你看我都睡着了这么久,活儿都没做完呢,一会还要去拿药送药呢。”



“你怎么还怪起我来了,我一直在忙,哪有空管你,好不容易松快些回到总台就看见你在这儿呼呼大睡。”护士长没好气地说。



凌绾心想自己最近一定是太累了,几个晚班上的可能有些熬不住,埋怨谁都没用,还是赶紧补救才行。



想罢凌绾急忙整理完剩余的药单,匆匆忙忙地赶往药剂室。



凌绾小跑出住院大楼,她下意识地回过头,却惊讶地发现,梁倾森,正站在窗户边上望着自己,由于距离,凌绾看不清他的面部表情,不过凌绾能感觉到,那种眼神,还是那种眼神,和昨晚一样的眼神。

读完短篇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冰山医院之温度计(上)”,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哦!鬼段子:情人节他偷进女友家想给她惊喜.关灯后他抹了番茄汁到脸上又披件白色床单,想吓女友.他跑到厨房去看化妆后的样子,厨房的镜子里那撕牙裂嘴的样子非常恐怖,把自己都吓了一跳。他想女友肯定受不了,忙把妆给卸了。 女友回来,他把这事告诉她,女友听了惊恐地说到,“厨房根本没有镜子啊您看懂了吗?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标签:医院


欢迎 发表评论: